教室里放著流行歌曲《捲珠簾》的旋律,講臺上的人說著劉德華隱婚的八卦,聽眾不時鼓掌叫好或哈哈大笑——這可不是什麼明星發佈會,而是一堂微積分課。3月27日,浙江大學數學系教授蘇德礦像往常一樣,以獨有的方式開始講課。
  他用愛情來講解偏導函數:“當你喜歡一個人,他的一點變化你都看在眼裡,別人都變成了常數,他才是唯一變量。”他用“存錢存銀行還是存餘額寶”來解釋函數里的重要極限概念。他還用演員孫儷和鄧超一直大方承認戀情來解釋顯函數“暴露於天下”的本性。
  這位年近60的教授是浙江大學最受歡迎的教授之一,他所開設的微積分課也是最難選上的課程之一,因為在校園裡走紅,有媒體藉著熱播韓劇《來自星星的你》,稱其為“浙大都教授”。
  “想喚起學生們學習大學數學的熱情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”坐在堆著高數習題冊的辦公桌旁,蘇德礦對中國青年報記者坦言。為此,這位教了26年數學的老師,會在微博上關註熱門話題,也會賣萌似的鼓勵學生“你再猜”。他希望以“嚴謹的推理和深入淺出的語言”,讓數學流行起來。
  教室第一排的窗帘必須拉上,以免大屏幕反光
  3月27日上午,浙江大學一間可容納200人的階梯教室里擠滿了人。蘇德礦給自己“武裝”了兩個話筒,為的是無論學生坐在哪個角落,都能聽得清楚。
  “連著聽三節課,到後面有點兒暈吧?”個子不高的他站在講臺上,像拉家常一樣開場白,“所以要預習呀,這樣暈了開點兒小差也可以。”
  這天的課程是為文科生所開,蘇德礦授課時打了不少比方。“開車為什麼會撞樹呀?因為朝著大樹的方向,再一個,就是車速比較快。”他先賣個了關子,接著把方嚮導數亮出來,“在P0點沿L方向的函數值的變化率,跟撞樹一樣,一個是方向,一個是速度。”
  為了讓學生們印象深刻,這位被稱為“礦爺”的數學老師私下做了不少功課。那些被同學們公認“亮了”的段子,很多都是他在備課的時候設計好的。有時候,這個胖胖的教授還會用多媒體設備播放音樂活躍氣氛,從神曲《最炫民族風》、到因春晚走紅的《時間都去哪兒了》,甚至於《來自星星的你》的主題曲《My Destiny》。
  事實上,這位出生於上世紀中葉的男人,最愛的是用文言文寫就的《浙江大學校歌》。但為了給90後授課,他去查看百度音樂排行榜,尋找時下最流行的音樂。
  “他拉近了我與數學的距離。”市場營銷專業大四學生劉真正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,“他會把一些函數曲線比喻成戀人之類的,讓人對微積分沒那麼排斥和害怕。”
  這個學年,蘇德礦負責教授大一新生微積分,不少學生一入學就聽說了“礦爺”大名。竺可楨學院的梁靜怡聽一位師姐說:“蘇老師不只是講微積分,在他的課里,你更能學會數學的思維。”
  不過,想要選上蘇德礦的數學課,對於許多專業的學生來說,簡直需要“拼人品”:千人抽簽,名額只有150個。
  金融專業大二的王逸輝算是“拼死拼活”,才在補選階段選上這門課。據他回憶,“礦爺”的課堂常常爆滿,過道、窗臺都擠滿了人。
  為了讓課堂呈現最好的效果,他貼心地設計了每個細節:除了佩戴兩個話筒,教室第一排的窗帘必須拉上,以免大屏幕反光;幻燈片的紙片要用油性筆書寫,這樣投影到屏幕上的效果最清晰。
  作為浙江大學里除了人文類以外所有學生的必修課,不少學生跟他抱怨微積分太難、太抽象,他盡可能地尋找形象的方式幫學生理解。在講一元複合函數求導的時候,他耐心地解釋:“就像最近天氣突然熱起來,你要脫衣服。脫到怎樣合適呢?一件一件脫,到不熱了為止。複合函數也一樣,一層一層求導,直到內函數的導數有公式,就成了。”
  除了用愛情哲學解釋數學原理,他還時不時給抽象的微積分課堂上加點“作料”。他教育女生選擇男朋友別隻盯著“高富帥”,要抓住“潛力股”。最後,還不忘替本校的男生打廣告:“我們浙大的男孩子都是很不錯的!”
  英國成年人因為數學差,經濟年損200億英鎊
  和電視劇中的都教授一樣,蘇德礦也喜歡騎自行車上班,穿梭於種著櫻花、梅花和迎春花的校園。不同的是,相比人家新秀麗背包、萬元奔馳自行車的行頭,這位數學“都教授”推著騎了30年的金獅牌自行車,手裡掐著超大的手機,透過厚厚的眼鏡片專註地刷微博。
  除了在課堂上用“接地氣”的方式教授數學,他每天還要花費三四個小時在微博上答疑。起初,這個平臺是為了方便本校學生,隨著“浙大都教授”的名號不脛而走,許多其他高校、甚至初、高中的學生都會在微博上向他求教數學問題。
  這一交流方式是他認真比較了幾大社交網站後的選擇——微博答疑既方便學生,還能讓其他有共同問題的人看到。他特意在手機輸入法里下載了數學符號和拉丁文,令不少只會手寫題目拍照上傳的學生大呼,“礦爺您太潮了”。
  不過,這位數學“都教授”表示,這樣絞盡腦汁實屬現實所迫。
  1988年,他從浙江大學碩士畢業後留校執教。他回憶說,那時“數學課很好教”。他只要憑藉著自身的幽默詼諧和細緻地講解,就能吸引學生們認真地把微積分學好。
  如今,當年的“礦哥”成了“礦爺”,數學課也正面臨危機。蘇德礦分析說,過去大學生畢業了國家分配工作,學習的動機很單純。但如今隨著就業壓力等原因,在選課的時候,很多人會優先考慮選擇能直接應用到工作上的科目,或者容易得高分的課程。
  最為基礎性的學科——數學反而成了“雞肋”,不少人問蘇德礦:“數學那麼深、那麼難,有什麼用?”
  一位廣東的中學數學老師指出,數學課遭遇的尷尬是因為不少學生是為了考試而學,為了競賽保送加分而學。“他們學習的目的很大一部分就是為了高考,所以說學生的壓力來自考試,而不是學習本身。”這位同時還是班主任的數學老師說。
  蘇德礦認為:“很多時候,數學的作用不是直接的。比如,文科生學習數學更重要的是培養一種邏輯思維能力。”
  他拿出一篇來自英國廣播公司的新聞。報道說,大約一半英國成年人的數學能力僅相當於小學生水平。因為算數能力差,英國人在日常生活中備受困擾,成人每年甚至因購物時沒有發現商家找回的零錢不夠而多花超過8億英鎊冤枉錢。專家認為,數學差導致工資水平降低、公司利潤減少、政府稅收削減,每年給英國帶來200億英鎊的經濟損失。
  “你看看,數學學不好後果多可怕呀!”他感慨道。
  對數學的興趣勉強不來,但首先別讓孩子們感到痛苦
  討厭數學成了一個世界性的普遍問題。在新浪微博關於“數學該滾出高考嗎”的調查顯示,在近10萬名網友當中,居然有7成支持,並吐槽被數學虐過的那些年自己成了“做題機器”。
  香港浸會大學理學院院長湯濤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,從他在英、美、加和香港任教的經歷來看,學生們還是以對數學不感興趣的人居多。很多人存在畏懼情緒。
  “問問運動員們最煩什麼,應該是共同的基礎項目:跑步,長跑或短跑。足球運動員煩,籃球運動員煩,連乒乓球運動員都會煩;因為這是基礎項目。而問他們煩不煩籃球、足球、乒乓球,煩的人就少多了。”湯濤向中國青年報記者解釋道。
  另一方面,北京大學、普林斯頓大學數學教授鄂維南曾指出,數學本身正面臨進退兩難的困境。“一方面在現代科學研究及整個社會中發揮的作用越來越大;另一方面,在很多活躍的領域,數學家卻沒有參與進去。”他還說,“如果放任這種趨勢蔓延,那麼數學和應用數學將遭遇邊緣化!”
  湯濤則更為直接。他認為,本應尊貴無比的數學“女王”,已經淪為“服務於所有科學的工具”:從工程師設計航天飛機,到街頭小販路邊賣肉,數學之用大行其道,搞得數學“就是個算數的工具”。
  他非常認同一線數學教授蘇德礦“接地氣”的嘗試。他認為“女王”之所以不受人愛戴,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教育的方式太過學術性,不夠深入淺出、通俗易懂。
  中國科學院數學與系統科學研究院研究員袁亞湘也認為,數學之美、學科的重要亦或是教材的生動都不及老師重要,“一堂課,一個定理乃至一句話都可能使得學生對數學終身熱愛”。
  雖然贏得了學生的喜愛,也有人替蘇德礦可惜,“教的是基礎學科,在系里發展不大”。而對於“礦爺”來說,這卻是他在浙大26年教師生涯里鑽研的唯一課題,也是最有樂趣的課題——如何把數學課上得讓學生愛聽。
  蘇德礦一臉嚴肅地對中國青年報記者表示:“對數學的興趣勉強不來,但首先別讓孩子們感到痛苦。”
  有人在微博上問他,“蘇老師,我死活搞不懂微積分怎麼辦呢?”蘇德礦對著手機認認真真回覆了幾個字:“不懂沒關係,活著更重要。”  (原標題:數學“都教授”:讓微積分也食人間煙火)
創作者介紹

lx49lxlxp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